分类
未分类

最近很黄的app

商人们一路自我怀疑,一路被地一带进城去安顿,准备明天的正式交易。

玄一站在马车前,叉腰仰天哈哈大笑,得意非常。

肖茗寒站在一边,轻抚着追风的大脑袋,鄙视看他:“又不是你想出来的主意,这么得意做什么?”

想想这句话的鄙视程度不够,再补一句:“你知道那些东西怎么卖出去?”

“呃……”

玄一的大笑声戛然而止,挠挠头,吐出一句神回答:“反正不是我卖,哇哈哈”

沐七夕在车厢里听着外面的动静,只觉无语。

以前她怎么没发现,原来玄一这么有逗逼天份?

“玄一,进城吧,顺便暗中打听一下,看我七哥他们在不在这里。”

自从上次把司空畅四兄弟“赶”出城主府后,就没了他们的消息;

更诡异的是,之前她明明已经让小叮标记过他们,哪知道他们一走远,标记就消失了。

这又是一个奇怪的现象。

Dream Girl

小叮标记其他人,比如玄字队地字队的人等,离得再远都没问题;

就像莫婉婷,都已经回山那么长时间了,距离那么远,标记依然清晰;

就只有他们七兄弟的莫名消失了。

“小叮,你这‘例外’太多了就不叫例外,叫坑,懂吗?”

“叮!我有什么办法,我也很绝望啊。”

明明它的系统设置那么牛,为啥总遇到一些更牛的特殊人群,它也想不通啊。

它甚至怀疑,是不是全大陆奇怪的牛人都被它遇到了才会这样。

听着它委屈无辜的声音,沐七夕摇头,已经习惯它的坑了,懒得再和它计较,关掉面前的投影地图,站起来整理衣衫,准备进城。

鸩王妃的特殊车驾,没见过也听说过。

看到那标志性的四匹踏云驹和低调奢华的车厢,还有车厢上显眼的双重标记,千香国守城士兵立马放行,不敢拦阻。

沐七夕一行畅通无阻地到预定客栈住下,各自分头做事不提。

只说随着她的到来,城里明显就热闹了许多。

好奇围观的百姓,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,隐在其中的各方探子,还有些不明立场的奇怪人物,都像是约好了似的,一同出现在城里。

并且都住进了同一家客栈,导致客栈瞬间爆满,连马鹏都被高价承包,笑得客栈老板合不拢嘴。

而没抢到房间的人,又都集中在周围的茶楼,酒馆等,守株待兔。

于是,城里的生意就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。

沐七夕住的客栈周围,不管是街道还是店铺,人满为患,而其他地方却又万人空巷,冷清得可怕。

要是沐七夕知道自己这短短的“出国”两日游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,甚至还能拉动一方经济增长,估计会事先把周围的店铺包下来,进行二次转手,大赚一笔。

她绝对没想到,有朝一日她居然也能有这样巨大的“明星效应”。

要说为啥她在边疆城池时没这么大的轰动,因为那是鸩王的地盘啊,除了当地百姓,谁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去围观王妃?

找死是不?

而这里,即使隔得不远,也已经是“异国他乡”,不趁这个机会围观个痛快更待何时?

只可惜,沐七夕现在很忙,错过了这么一个大好的赚钱机会。

忙啥呢?

忙着和两个乞丐说话。

“七哥,你们咋弄成这样了?我给你们的银票花完了?”

那可是几万两啊!丢水里也不会融化得这么快吧?

沐七夕看着眼前这两个全身黑漆漆,头发打结,衣衫破烂,还散发着怪异臭味的乞丐,要不是有小叮帮忙确认,她真认不出是司空畅和司空任。

“当然没有啊。”

司空畅坐在地上,手里拿着个鸡腿狼吞虎咽:“别小看你七哥,其实我挺会持家的,绝对不是大手大脚的人。”

对,不大手大脚,可你这也太“节约”得过分了吧?

尤其是司空任,吃完鸡腿后随手就往衣服上擦,给那脏污的衣服上再添一道油腻腻的痕迹:“小妹你别担心,照我们现在这样用,那些银票够我们用一辈子。”

沐七夕点头,对他这话深信不疑。

可问题是:“难不成你们打算当一辈子乞丐?”

堂堂司空家的少主带头当乞丐,那司空家以后是不是要改名“丐帮”?

沐七夕幸庆百里连城没在,不然他们俩绝对会第一时间被扔出去,甚至连这家客栈他都不会再住了。

司空畅啃完鸡腿,把骨头随手一扔,拉起袖子抹抹嘴:“小妹,你平时那么聪明,难道没看出我们是在伪装吗?”

“我先前给你说过的线索,就在这城里,为了怕打草惊蛇,我们才伪装成乞丐混进城来,方便打探。”

沐七夕没说话,看看墙角的骨头和两人盘膝而坐的随意姿势,缓缓摇头。

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,他们完全是本色演出,像是终于放飞自我一般,找到了“天职”。

看他们俩畅意地坐在地上,吃饱喝足后剔牙的动作,简直天生就是当乞丐的料。

她甚至怀疑,等“任务”完成,他们会不会当乞丐上瘾,当少爷反而不习惯了?

“小妹,其实呢,今天来找你,是想和你商量个事。”

司空畅放松身体靠在墙上,眼睛半闭,像是吃饱喝足后要进入睡眠状态似的,但声音却很清晰,没有半分迷糊:“我们发现,那个人或许也在注意你的行踪。”

“之前侍卫们感应到他的动态,明明已经出城了,但又半路折回来在这城里住下,而且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客栈里。”

“你今天进城的时候,他也隐在人群里观望,只可惜人太多,我们的感应太模糊,无法确定具体人选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如果我充当诱饵,多试几次,应该能找到他?”

原来目标如此之近,沐七夕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“从明天开始,我会故意在城里四处活动,你们就注意筛选目标,但是尽量抓活的,我还有事要问他。”

如果这人真的是闫可丽,她真的有很多谜团需要她来解答。最近很黄的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