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茶茄子成app

谢家易主了!

这个消息,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,迅速的传至整个崇州城,毕竟,当初谢明与吴宇晨的战斗,哪怕有阵法包拢的缘故,并未引起太大的元气波动,但崇州强者无数,自然能够感受到不同寻常之处。

这绝对是两个灵海境之间的战斗!尤其是吴宇晨那惊艳无比的一斩,哪怕并未亲眼所见,依旧让不少强者暗暗心惊。

谢家可是崇州有数的大家族之一,而且谢明身为灵海境三重的强者,并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,相反的,谢明因其在阵道以及战力上的出类拔萃,算得上是威震崇州的大拿!

论起综合实力,谢家在崇州的各类世家之间,虽然因为底蕴稍浅,算不上是最强,但绝对是在前三之列,这样的一个家族,竟然会出现如此突兀的变故,真是太出人意表的。

吴思闵是谁?

天元境九重的修士,谢家养的……一条狗?

这啥身份?与谢明相比根本是云泥之别,可竟然会如此突兀的晋升成了灵海境,还以雷霆手段斩杀了谢明,血洗了谢家的嫡系?

恐怕就连最烂俗的都不敢这样写吧?

会扑街的!

整个崇州都议论纷纷,他们都被这消息给镇住了,他们实在想不明白,哪怕吴思闵得到了机缘,提升到了灵海境,又如何能够干掉灵海境三重,还有阵法辅佐的谢明?

“们说,这吴思闵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”胡家家主胡庭延坐在首位,双眼半开半合,他的头发发白且稀少,脸上肌肤皱巴巴的,看着像是一名山野粗鄙老头,可当他皱眉开口之时,气势顿时一变,如渊如海,令人心生畏惧。

可爱圆脸美眉眼神好清澈

众手下面面相觑,良久,才有人试探性的开口:“会不会是吴思闵请外援了?”

胡庭延扫了这人一眼,浑浊的眼眸里掠过一抹精光:“当初在谢府的那些人可没瞎,吴思闵只带了两个手下,后来虽然因为阵法的缘故,看不清楚战斗,但应该是他自己动的手。”

“难道吴思闵获得了大机缘,然后实力大增,才得以斩杀谢明?”

“呵呵,实力大增一个给我看看?灵海境一重斩杀三重?”立马有人讥笑开口。

“亦或者说,吴思闵手中有可怕的宝物?就连灵海境三重都无法抵挡?”

“也不是没有可能啊……”

众人皱眉,道:“那我们岂不是也有些危险?”

胡家的实力,在高端战力上虽然比谢家稍强,但也强得有限,若是吴思闵手中握有杀器,还真是比较麻烦了……

“危险?”

胡庭延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呵呵冷笑:“们的胆子就只剩这么点了吗?我倒是在想,谢家这么大块的肉,光凭吴思闵啃得下吗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是啊,谢明经营了那么多年,才整合了如今谢家的势力,方方面面都需要协调,而如今,吴思闵斩杀了谢明,取而代之,哪怕付出些代价,能令城主张绍洋不予追究,但如今的谢府都足够他头疼了,他根本无法将触手伸到其余的产业来……

就好似一大块肥肉,虽然有点实力,但只能够保护到最鲜美的位置,其余的边边角角,便够不到了……

嗯,说不准,还不仅仅是边边角角呢……

若是这吴思闵自身不够硬,那说不得……

胡庭延眼中闪过一抹精光:“来人,帮我送上拜帖,我要亲自去李、许二家拜访。”

……

此刻的吴宇晨头疼吗?

并没有!

胡庭延说的那些事情,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,打点城主,整合谢家?

是在开玩笑吗?

哥是来抢劫的啊,谁特么的还玩一出夺权发展种田争霸的好戏啊?

“大人,谢子德招了,谢家的内库就在假山之下。”

林鳕匆匆进门,说出的消息令吴宇晨眼睛一亮,干掉了谢明之后,他的储物袋里并没有太多的宝物,而谢家的仓库里也只有一些普通货色,不符合崇州大家族的逼格,所以,还活着的谢子德,便成为吴宇晨的重点关注对象了。

果不其然!

“走!”

吴宇晨直接起身,朝着假山方向而去,而刘通也正好过来,脸上带着几分风尘仆仆,精神却是极好。

谢明死了,他的大仇得报,对吴宇晨自然感恩戴德。

“大人,这是雾灵山的元石矿脉这几日的产出。”

“大人,这是崇州6个酒楼以及各个商铺的收入。”

“大人,按照的要求,这些商铺都低价挂了出去,但是无人问津,我走在路上,不少人望着我的目光都有些意味深长,恐怕有人要向我们动手了。”

刘通脸上带着几分担忧,他原本以为吴大人是准备接手谢家,但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啊,此刻大人势单力薄,若是被其他家族盯上,那就麻烦了。

“无妨,没人要就算了。”吴宇晨摆了摆手,嘴角微微勾起,这些家伙还以为能够趁火打劫占点便宜呢,可事情没到最后,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呢……

不过,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将谢家的宝库给弄出来……

是时候清点战利品了啊……

三人走到假山跟前,谢子德被几个修士押在那儿,身上伤痕累累目光呆滞,见到吴宇晨过来,眸子这才多了些许神彩。

“闵叔,我带们进去,能放过我吗?”

谢子德张嘴,眸子里带着几分希翼,人在绝望之时,哪怕只是一个救命稻草,也会牢牢抓住。

吴宇晨点了点头,谢子德便伸到假山的一个暗格之中,一阵拨弄之后,假山便无声打开一个暗门,顺着通道走了大致百多米,三人来到一个金属大门前,谢子德道:“这门是以绯云铜制成,坚固无比,厚度足足一尺,除了父亲之外,没人进去过。”

刘通上前,轻轻的敲击几下,神色凝重:“大门很厚!门上应该有机关。”

谢子德不说话了,眸子里似乎带着几分幸灾乐祸,或许为了活命,他愿意出卖已故父亲的秘密,但能够看到吴宇晨吃瘪,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。

“可恶!”

林鳕与刘通脸上露出几分恼怒,若是没发现宝库也就罢了,可发现了宝库,却因为一扇大门无法进入,简直坑爹啊!

吴宇晨看了两人一眼,咧嘴一笑:“我们是来夺宝的,干嘛要顾忌那么多?有门,敲烂便是!”

说话间,吴宇晨取出一把巨大的狼牙棒……

……